陳光標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。新京報記者 薛珺 攝
陳光標滿是證書的榮譽室。新京報記者 薛珺 攝
  一聽說要採訪陳光標,我遭到了部分學者、教授以及親友的力勸:“他是奇葩,採訪他乾啥。”
  “我想聽聽他高調慈善的公益觀,以及為什麼要惹出一系列石破天驚的熱點事件,僅此而已。”我說。
  “你還是別去了,將他放涼,沒人關註他的時候,他就不鬧騰了。”有人建議說。
  “陳光標高調做慈善怎麼了,質疑陳光標不能先入為主,他有問題自然被繩之以法,在我看來,陳光標和一系列明星做慈善不見得有什麼本質區別……明星們就都乾凈麽?”
  眾說紛紜中,7月3日,我抵達南京。我明白,相信事實,不偏不倚,對記者而言,足夠。
  陳光標的辦公樓里,有一層走廊內外密密匝匝全是榮譽證書,在榮譽室里,我和他聊了起來。
  聊著聊著,他會突然停下,“我累了,我要吃一塊西瓜”;面對一個個追問,他來不及思索時,會自嘲,“我最近很累,腦子短路,還在倒時差(美國歸來)。歇歇。”
  交鋒
  採訪陳光標前,我打開他的微博, 隨便揀了一則信息,從他微博留言中選取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段,摘取網友們的一個個問題。
  “有人說你像個大孩子,完全不在乎世界的看法,不過挺佩服你的勇氣”,“一直關註著你,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有沒有底線”,“有人說你做慈善動機不純,政商勾結”,“有人說你簡直像一個神經病”……
  再難聽的質疑,陳光標都不憤怒,一一回覆,但一連串尖銳的問題拋出來,又讓陳光標對我的採訪有了質疑,說著說著,他不說話了,轉而看著我,“我不知道你這次來採訪的動機是乾什麼呢,有不少記者說我壞話”。
  我告訴他,我想還原一個真實的陳光標,你是什麼樣就什麼樣。
  “真實就好”,陳光標頓了頓,聳了聳肩,顯得放鬆。
  3個多小時的訪談更像是思辨,陳光標告訴我,在他所幫助的人中,80%的人不懂得感恩。這讓他痛心。
  “你認為該怎麼感恩?”
  “將我幫助他的事情傳播出去,讓更多人知道。”
  “他們沒有傳播的義務,你幫助他們是自願的,他們接受你的幫助也是自願的。他們可以不傳播。”
  “他們要懂得感恩。要人幫人,如果哪個幫我換肝換腎了,我要開新聞發佈會。”
  一系列的交鋒,我試圖說服陳光標接受我“尊重受助者的意願,他們完全可以不感恩”的公益觀,但無果。
  我與陳光標還交流了“暴力慈善”這個概念,陳光標反駁,“我對誰暴力了,我真金白銀捐出去了,我和他們拿著錢合影,他們可以不合影,合完影我又沒有將錢收回……我不是暴力慈善。”
  上頭條
  陳光標的滿是證書的榮譽室里,除了拋出一連串的網友對他的質疑外,我還給陳光標做了評價:大策劃家。
  大策劃家源於他此前做的一系列轟轟烈烈的事件,聲稱要收購紐約時報,賣空氣,模仿周總理,開個人演唱會,堆錢牆,以及請美國流浪漢吃飯。
  大策劃家這個稱呼,陳光標並不抗拒,繼而順著我評價說,你說什麼不策劃呢,你做新聞的,你要採訪我,你不策劃麽,政府發佈對外形象片,不策劃麽……
  說了一通後,陳光標對自己的反問顯得滿意,他承認他的很多高調行動,都進行了策劃,並且每一個策劃都是有目的的。
  這個目的,被陳光標解釋為:策劃得看結果,看落腳點,看能否給社會帶來正能量。他認為他所做的每一個策劃都是正能量,策劃讓他無形間帶動了越來越多的富人做慈善。
  交流中,陳光標顯然對策劃頗有興緻,他還向記者透露了策劃心得,策劃要保持一個度。他說,度呢,就是說頻繁的上頭條也會遭到一些人嫉妒,要保持一個度,“你看今年,多好,從春節到現在,金門大橋你知道的,上頭條了,是我要建和平大橋嘛;10天后請流浪漢吃飯上頭條了;3天后,給雷鋒磕頭又上頭條了……這個月3次策劃全部上頭條了。”
  興頭上,陳光標拍拍鼓起來的肚子笑著說,他沒有智囊團,所有策劃都是隨心所欲, “就策劃來說,不說世界不說亞洲,在中國沒有人超越我。”
  他還補充稱,不管社會對他的評價好也罷,壞也罷,他的一系列策劃無形間引起了大家對公益慈善的討論,也帶動了很多富豪做慈善。
  打賭
  採訪結束,離開陳光標辦公室前,陳光標一再吐苦水,“我沒有向政府官員送過一分錢,目前我公司接的活兒,十個有九個都是二手……我期望政府部門能幫我……但至今讓我感謝誰,可以說,沒有一個。”
  槽吐完了,臨別,他又換了笑臉,和我打了個賭,他說,你信不,10天之內,我又會上頭條。並且是大頭條。
  我並不關心他是否又要上頭條,出於禮節,順便問了句,“是麽”。
  他很肯定地點了點頭,說,是的。
  我問他又策划了什麼,他笑了一笑,暫時保密。
  果不其然,不足10天,7月7日,網上曝出,他被聯合國任命成為世界首善……
  他成焦點的時候,我沒有理會。
  當日晚,陳光標打我電話,你看到新聞沒?
  我說,看了,新聞說,你和雷鋒只差一個毛主席題詞了,你成“世界首善”了。
  陳光標聽了我的表述後哈哈大笑,通過他的聲音,我明顯判斷他的身體也隨著笑聲搖晃。笑聲透出他對自己策劃的滿意,另外,也算是對和我打賭的回應。
  但事件也在發生著逆轉,就世界首善真偽,不足24小時,陳光標在聯合國官微闢謠之後,對媒體稱自己可能被騙了,頒發“世界首善”證書的基金會並非掛靠在聯合國,而自己卻給了對方3萬美元。
  於是,網上一邊倒的罵聲和嘲笑聲涌向了陳光標。
  尾聲
  7月8日,訪談文章《陳光標:我不會遺臭萬年》發表後,各種討論仍甚囂塵上,我收到不少關於他的罵聲和贊揚聲。
  此前公益採訪中,崔永元對我說,我國的公益環境一地雞毛,韓紅說,目前的公益環境兵荒馬亂。
  一地雞毛、兵荒馬亂,在這個公益背景下,就我而言,陳光標的慈善方式和不少公益觀我並不認同,但一個網友的觀點和我不謀而合:在我們拿不到過多證據(證明有問題)之前,先入為主的質疑和謾罵其實也是一種暴力。
  我想,對於陳光標的評價,我們不妨盡將他交予時間。
  新京報記者 申志民
(原標題:【手記】陳光標和我打賭:10天內必上頭條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h32jhbzkr 的頭像
jh32jhbzkr

帳篷

jh32jhbzk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